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展览

大朴不雕“关良热”:中国画改革大师不再寂寞

发布时间:2015-06-03   浏览: 1614

曲高和寡现“知音”

从“关良年”到“关良现象”
2014年,与关良有关的各种展览与拍卖纷至沓来,到2015年更是持续发酵。从北京画院重推的大型“关良戏剧人物作品展览”、“良公的舞台——关良中国水墨画作品展”,到月15日上海龙美术馆的“食洋而化、风神独韵——关良先生115周年诞辰特展”,再到拍场上上海嘉禾举办的“戏说良缘”关良大师作品专场(成交率97.22%,总成交额1276.96万元),可谓赚足了眼球,上演了一出真正的“关良年”,也由此引发出业界对于“关良现象”的种种探讨。

有人说,关良的戏剧人物,与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陈大羽的鸡一样,已经成为一个不可磨灭的“符号性”特质。如今,这些艺术家已故去,但其艺术却历久弥新,在很多人心中长存。

目前,收藏界就有两位国内最大的关良作品收藏家在为其艺术奔走效劳,他们分别是关良艺术研究者、收藏家罗立火以及山东日照天大画廊总经理、天大美术馆馆长林玉柱,被业界冠以“南立火,北玉柱”。

他们同对关良的绘画痴迷,为其研究、收藏、办展而不遗余力。在他们看来,关良作品处于“小众中的小众”,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或许正像罗立火自己所说的,“让关良不再寂寞,就是我存在的价值。”

“收藏,就要好玩而不失味道。关良的作品初看很阳光、率真,而且富有童趣,它给我带来快乐,然细品其笔墨语言,大朴不雕,不疾不徐,平淡有真,雍容有度。”已到不惑之年,罗立火越发觉得坚持是一种可贵的精神,相比多年前的四处碰壁,如今他欣喜地看到很多人开始接纳关良以及他别具一格的艺术,不再仅是三两人“自赏”的局面。他期望传播关良特立独行的、持之以恒的精神,同时告诉时代的新人:美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千万不要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小圈子中……

林玉柱的书房里总要挂上几件中意的书画,他不喜欢太过于“造作”的那种,所以绘画里面偏爱关良,“良公的画有生拙的趣味,耐品、可寻,笔墨简练,形象非常活泼。他早年的油画直接引脉到印象派,作品设色雅致、富贵又高级,格调高雅。”这位80后藏家将其收藏体系规划得严谨而精细,上至关良各个时期的画种,不同题材,下至梳理朋友圈中好友留下的文献资料……只为还原给大家一个真实的良公。

中国式智慧与幽默

美术教育家刘海粟曾评价关良的画“形简意赅、元气淋漓,富有东方情调,达到不可模仿的曼妙高浑的境界。首创的戏曲人物画,抒写情意,发掘民族艺术的精魂,格局博大,动静相生,令人百看不厌,久而弥新”。然而作为百年中国画坛最具艺术个性的一位大师,很多人都说读懂关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你看来,应该如何全方位地解读关良及其绘画?
罗立火
  关良的作品其实一直曲高和寡,尤其“文革”以后到现在的这些年,我认为要全面了解他的艺术就应该同他有对等的学养。
  绘画作品应该是艺术家综合修养的表现,首先,需要熟悉西方的绘画史,关良最初是从西画入手,他1917年留学日本,是中国印象派绘画的第一个实践者,野兽派、立体主义在其画面中都有触及;其次,还要擅长音乐、戏曲、水墨、文学等。关良会拉小提琴,他曾经是上海滩很前卫的艺术家,和创造社的社员都有交往,他自己也是社员之一,所以他的绘画蕴含着浓厚的文人画气息;再者,关良的绘画雅俗共赏,很多题材都取自“四大名著”和“京剧故事”。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你要深入进去,品出不同的“味道”,才能真正理解他演绎的中国式智慧与幽默。

林玉柱
  大部分人对关良绘画作品的理解比较狭隘,比如只将他定义为戏剧人物画家。但其实他是20世纪中国现代绘画的改革人物,最早将西方现代派的绘画理念引入中国传统的水墨画之中,西学为用,中学为体,在改革中国画的道路上他应该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一个先驱者。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20世纪90年代中期,关良的作品非但没有受到市场热捧,反而很多人对他的绘画持有争议。
罗立火
  那个时候的藏家对关良的绘画不太了解,缺乏深度挖掘,审美趣味也跟不上来。当时的关良、常玉、林风眠等人的作品,最早都是台湾的画廊在关注与推广,而且关良绘画的现代性决定了一些传统藏家看不懂,他们固有的思维,也很难去改变。很多人认为他的作品像小孩般稚拙,但你若仔细推敲,就能感受到他从生到熟,熟到拙,拙到生的艺术境界。


市场&学术,相交非等同

对关良市场有所关注的中央美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总监马学东曾表示,关良作品专场取得的成绩要归功于“大家对其作品价值的认识,这是根本”。但是拍卖市场的红火与关良作品学术本身似乎并不是平行前进的?
罗立火
  艺术作品的价格与绘画本身的学术价值是相交关系,而非等同,艺术品本身所创造的美,是否符合当时人的审美也决定了艺术品价格的高低。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印象派绘画,接触更多门类的艺术,才能使我们在传统的世界里发现崭新的美。当国人开始跨出国门去买西方艺术时,关良绘画价值的重新认识也真正开始到来。而拍场的价格在日益理性的回归中最终会向学术成就、美术史地位靠拢。
昆明西山

林玉柱
  现代社会的信息量太大,节奏也太快,很多人没有过多时间去阅读艺术评论家撰写的艺术概论以及画家的艺术理论,所以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学术,这本身就很难。实际上,话题的正面引导才是关键,尤其近代已故的画家,其作品价格的市场波动与炒作无关,因为作品没有掌握在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手里,根本上还是注重其自身的艺术价值。只要艺术价值高,美术史地位无法撼动,慢慢地这些都会被发掘出来。


但这似乎并不是个案,为何不是学术在前,市场在后,反而总是给人“市场牵着学术”向前走之感?
罗立火
  市场行为具有很多的偶然性,关键是审美趣味发生了变化,藏家的综合素养也在提高。比如北京画院的关良戏剧人物作品展览,两年前就开始计划,并着手准备,与市场的热只是偶然的相遇。

林玉柱
  每个人的关注度不一样,关良的一些学术性研讨会、学术论坛、学术著述等虽然比较少,但也在同步进行,只是我们鲜有人去关注而已。实际上,很多评论家对关良还是有很高推崇度的,只是媒体报道的更多还是关于市场,而非学术。
智擒座山雕


对传统独一的诠释

你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关良的绘画会和京剧一样一直传下去,关良的画走得很远,但是他一直有“传统的根”,这就是所谓的风筝不掉线。“传统的根”具体是指什么?
罗立火
  “传统的根”是指两种国粹艺术。戏曲流传至今八百年,绘画历经千年,朝代可以有更替,政局可以有变化,但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作品历久弥新,一直在教育启迪人的道德,这是中华民族的根,生生不息。而关良,将两种国粹艺术最精粹的东西通过笔墨提炼了出来,通过自己的综合素养创造了独有的戏剧人物画。


你如何看待展览拍卖助推的“关良年”以及随之引发而来的“关良现象”探讨?
罗立火
  展览,包括拍卖受到关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收藏家的作品达到了一定阶段和数量之后,不喜欢藏着掖着,都喜欢与人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而今年的“关良现象”无疑给中国现代绘画界、美术教育界以及收藏界带来一些反思:什么样的绘画才是真正符合人性的艺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美术教育有没有不完善之处等等。时代在变,审美在变,趣味在变,从传统中创新其实才是对传统最好的诠释与继承。

林玉柱
  近几年的市场确实比较活跃,之前也出现过“黄胄年”,只不过今年关于关良的话题相对集中。展览方面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的,这种自发性质的推广没有间断过,拍卖公司也会根据市场的活跃度针对性地征集一些拍品。今年又是艺术品的调整时期,可以说是检验一个艺术家作品含金量的重要阶段。关良的作品在疲软的市场环境下还能保持上涨的趋势,说明其价值正在回归,也说明不管市场如何调整,艺术水准高的作品无论何时都会受到大家的关注。
游龙戏凤


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关良作品是否容易分辨真伪?在你看来,应如何练就一双慧眼?
罗立火
  关良的作品具有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底,第一,要把握住其线条、用墨、色彩,比如关良的很多作品用的不是国画颜料,要注意区分;第二,年代,关良的作品在各个绘画时期都在改变,艺术是个性的生命,高超的笔墨是支撑生命的血液,不断的变化才使血液常新。此外,还要经常参观美术馆,到有公信力的机构看展等。

林玉柱
  最重要的在于气息。关良学过素描、色彩、速写,他的戏曲人物画主要在其动态造型;另外,他的中国传统笔墨造诣很深,画作朴拙,色墨高级,色彩运用也非常到位。最后,关良画人物特别重视眼神的表现,“点睛”也很关键。


作者:王妍妍 新金融观察报

    上一篇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中外动漫艺术大展

    下一篇“家-画”司徒奇和司徒乃钟双个展

我要评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