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资讯

一千万中国文物如何流失海外

发布时间:2015-04-07   浏览: 2066

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收藏的中国辽代南海观音木雕和山西广胜寺炽盛光佛壁画。
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收藏的中国辽代南海观音木雕和山西广胜寺炽盛光佛壁画。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完全统计,在全世界47个国家、200多家博物馆的藏品中,有164万余件中国文物,但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海外私人收藏。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共有1000万件左右。这一数字相当惊人。

针对这一情况,腾讯文化作者采访了美国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特聘教授、亚洲艺术史老师常青。在美国,他是少数研究中国佛教艺术的华裔学者之一,在美国多家藏有中国艺术品的博物馆进行过研究,并担任过策展人。

日本古董商雇人凿走山西石窟造像

记者:海外博物馆获得中国艺术品的主要渠道有哪些?

常青:各个博物馆对展品的来源一般都是保密的,特别是有些展品的来源不光彩时。在国外各大展馆,中国艺术品的来源主要包括两种方式:一是收藏家捐赠;二是博物馆自己购买——可以是用博物馆自己的资金、博物馆某项私人捐助的基金购买。

这种购买的渠道可以是多样的,如直接去中国购买,从收藏家手里购买,或从拍卖行中购买。如果直接到中国以参与盗凿或盗窃的方式购买,就不光彩了。

记者:中国文物主要在什么时间流入海外博物馆?主要是哪些方式?

常青:主要在1900年至1949年间。中国文物外流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外国学者(包括探险家、博物馆策展人、大学教授等)来中国探险,直接从中国以低价购买或免费带走文物。比如英国探险家斯坦因从王道士手中买走敦煌古文书、古佛画等。还有人直接在中国发掘古代遗址,把出土文物全部运走,包括去佛教石窟、寺庙搬佛像,切割壁画等。二是外国收藏家直接到中国购买文物,包括从中国收藏家手中、中国古董市场购买。三是中外古董商人在中国以低价收购文物,再贩卖到外国。

中国外流文物的种类主要是陶瓷器、玉器、青铜器、绘画、书法、雕塑、漆器、丝织品、家具等,它们上自新石器时代,下迄现当代。其中,佛教造像与壁画均来自佛寺或石窟,主要是中国人或外国人直接去佛寺收购或盗窃的。其它文物多是传世品,即家族世代相传下来的。还有一些是出土品,主要是青铜、陶瓷与部分佛教雕塑等,其中有外国人发掘的,也有中国人盗掘后倒卖的。

记者:当时有哪些著名古董商对外销售中国文物?

常青:二十世纪初期,在中国市场上有两个著名的古董商:卢芹斋和日本人山中定次郎。这两个人干了很多坏事。在他们的鼓动下,很多中国石窟遭到破坏,遭受最大破坏的是太原的天龙山石窟,几乎没有完整的造像了。(沉默)天龙山石窟以盛唐时期的洞窟为主,代表了盛唐时期雕塑艺术最高水平,山中定次郎就直接雇人去石窟凿造像(据山中定次郎日记记录,四十多个佛头被凿下来,装箱运到北京,然后由北京运到日本)。

1928年,山中定次郎出版的《天龙山石佛集》。 图片来源网络
1928年,山中定次郎出版的《天龙山石佛集》。 图片来源网络

记者:作为当时国际著名的古董商,来自浙江湖州的卢芹斋是很有争议的人物。文物鉴别能力高超的他,让西方真正认识到东方文物的价值,但他也将唐太宗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卷毛騧”等国宝级文物卖到美国。在西方,他被视作向西方介绍东方文化的“英雄”;在中国,他因贩卖文物被认为是“卖国贼”。你怎么评价他?

历史档案中的飒露紫。飒露紫现藏于美国宾州大学考古与人类博物馆。
历史档案中的飒露紫。飒露紫现藏于美国宾州大学考古与人类博物馆。

常青:我不喜欢这类人。卢芹斋自己说没有直接去破坏那些壁画和造像,他的文物都是用钱买来的,而不是偷的。但不就是因为有买的,才会有卖的吗?!据说二十世纪上半叶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约有半是经他之手售出。这样说虽然有些夸张,但能说明他起的作用巨大。

当然,卢芹斋也花了很多时间帮助西方人欣赏中国艺术,了解中国文化。在西方,卢芹斋确实被视为“东方文化的传播者”。

卢芹斋与顾客在一起。
卢芹斋与顾客在一起。

记者:卢芹斋怎样评价自己?

常青:我看到过卢芹斋写的一段文字,是1940年他给在纽约举办的中国雕塑展写的序言。他说:“一想到我是将国宝贩卖到海外的主要人物之一,我就觉得很惭愧。我们唯一想申辩的是,这些文物没有一件是抢来的,都是在公开市场和其他买家竞争的前提下买来的。中国的确失去了自己的宝贝,但是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艺术没有国界。这些造像走向了世界,被学者和公众欣赏,这样做,对中国带来的好处超过任何在世的外交大使。通过艺术,中国可以更好地被外界认识。因为持久的动荡,在其他国家,我们的文物可能会被保存得更好。这些外流的文物会成为让世界认识我们的古代文明、文化的真正的信使,这样,更有利于外界对中国和中国人的爱和理解。”

宋代观音菩萨坐像,卢芹斋旧藏。坐像现藏于美国辛辛那提艺术馆。 图片来源网络
宋代观音菩萨坐像,卢芹斋旧藏。坐像现藏于美国辛辛那提艺术馆。 图片来源网络

1950年代,坐像在美国被修复的情景。 图片来源网络
1950年代,坐像在美国被修复的情景。 图片来源网络

西方探险家将新疆壁画整体剥离

新疆克孜尔石窟残留的壁画。
新疆克孜尔石窟残留的壁画。

记者:除了凿造像,你也提到外国探险家直接到中国的石窟切割壁画。这类巨型壁画如何从原来的墙壁上剥离带走?

常青: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掀起了西域探险热,俄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等探险队都来新疆考察探险。新疆拜城的克孜尔石窟和吐鲁番的柏孜克里克石窟壁画,都曾被德国人切割带走。这帮德国人名为普鲁士皇家吐鲁番考察队,由探险家勒柯克(Albert Von Le Coq)率领。

德国人切割的时候,把壁画分切成小块,他们用半米见方的木板贴着壁画,然后沿着木板的边,把这部分壁画连泥层一起切割下来。壁画加泥层的厚度一般在1厘米左右。壁画被切割下来后,继续和木板紧贴着包裹在一起,带到德国,在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展出。

可惜的是,1945年,盟军轰炸柏林,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把馆内的东西往地下转移,发现来自柏孜克里克的壁画被用钢筋固定在墙上,拿下来非常麻烦,就没转移。他们心存侥幸,想或许盟军不会炸博物馆,但盟军就把博物馆给炸了……因为克孜尔壁画是小幅的,被转移到地下,得以幸存。

记者:这种到别的国家“探险”,带走壁画的行为很不道德。

常青:在现在来看,肯定不道德,但是我们应该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当时没人管这些石窟和壁画,政府不管,人民也不管,他们拿走了,你能指责谁呢?当时的官员甚至支持他们的行为,为他们的行为提供便利。

记者:敦煌石窟中也有缺失的壁画。

常青:敦煌缺失的壁画是被华尔纳带走的。华尔纳是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东方部的策展人。1923年,华尔纳打着考古的旗号,带人来到中国。

他们到达敦煌后,决定带走一些壁画。华尔纳带走壁画的方式和勒柯克不同,非常拙劣。他用胶布贴在壁画上,只是粘走壁画表面的一层。所以华尔纳带走的那部分壁画并不清晰,因为渗到泥层的那部分画迹没有被带走,敦煌石窟那里也只留了个底子。这样做非常糟糕,你还不如都粘走。这样的粘法就等于破坏!

记者:当时的政府官员不知道敦煌壁画的价值么?

清末的莫高窟。
清末的莫高窟。

常青:没有人管,只有学者关心,包括罗振玉和王国维,但他们却不知道探险家的行踪。

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带走了敦煌藏经洞的数千件文书,当时藏经洞有人在管,是一个叫王圆箓的道士。王道士开始不敢“卖”,但是斯坦因给他钱,许诺帮他兴修敦煌石窟,就成功带走了藏经洞内的七千多册文书。目前这些文书收藏于大英博物馆。

需要说的是,斯坦因在新疆考古时,曾在热瓦克佛寺发现了几十尊非常漂亮的泥塑佛像,因为当时拿不走,他就给这些佛像拍照、做记录,然后用沙子掩埋,希望它们不会被破坏。当地人看到老外这样做,以为佛像里有金子,等老外走后,就把所有的泥塑挖出来,“开膛剖肚”,这些珍贵的佛像全部被砸了个粉粹。

记者:其他国家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么?

常青: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收藏了很多埃及文物。国家落后,文物就容易流失,或不得不送人。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有一件体积最大的藏品——埃及丹铎神庙。上世纪六十年代,埃及建设阿斯旺大坝,因为水位提高,很多古迹会被淹掉。埃及没钱,美国就出钱帮助古迹搬迁。为了感谢美国对拯救埃及文物的贡献,埃及政府就将这座丹铎神庙赠送给了美国。

大都会博物馆藏丹铎神庙。
大都会博物馆藏丹铎神庙。

部分文物可以追回

记者:不久前,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肉身坐佛,被推测是1995年被盗的福建章公祖师像,作为华裔学者,你对此事怎么看?

常青:我对这类文物走私事件深恶痛绝。20世纪初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可以理解,我不喜欢华尔纳、斯坦因这类人,但能够理解他们到中国“盗窃”文物的原因和时代背景。而现在,经济利益是导致中国文物外流的根本原因。

在1980年代以前,除了“文革”十年,中国的文物被保护得都很好,因为文物没有和经济挂钩。可是现在呢?从1980年代开始,盗墓现象、文物走私现象频发。

几年前,我去香港旅行,在一家古董店,一个从福建来的女老板告诉我,她老公专门在内地收购文物,当晚会坐船过来,“会有新东西带来”。我问她为什么非得是晚上,她回答:“白天有海警查。”

有些新认识的中国朋友一听我是学考古的,立马把我和古董商联系在一起,问我:“你挖到一块宝,拿出去能卖多少钱?”作为研究中国文物的华裔学者,我感到非常痛心。

记者:还有一种观点是,假如这些壁画、佛像不被倒卖到国外,也会在“文革”中受损?

常青:不一定,比如山西的很多壁画都保存了下来。红卫兵会毁坏寺庙,但是他们并非毁坏所有的寺庙。红卫兵一般不会去破坏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比如龙门石窟与敦煌莫高窟——当时红卫兵还带人驻扎在那里保护。遭到破坏的,多是宗教协会下属的寺庙,红卫兵认为那是封建迷信,那里收藏的珍宝都被毁了。

记者: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完全统计,在全世界47个国家、200多家博物馆的藏品中,有164万余件中国文物。

常青: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数量可以统计出来,但这个数字只占所有外流中国文物数的20%。举个例子,我在美国瑞格林美术馆(Ringling Museum of Art)工作过,它所在的城市只有30万人口。在那里,我倡议组建的亚洲艺术友人协会有27名会员,其中一名会员就收藏了四百多幅中国画。

很多从圆明园遗失的文物,我们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由私人收藏的中国文物很难统计。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总共有1000万件左右。

记者: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还能被追回么?

常青:不仅是中国,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比如柬埔寨、越南,也都存在本国文物外流的问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70年颁布《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打击非法贩运文化财产行为,协助第三世界国家追索流失文物。

根据这个公约,有些文物能够被追回。比如1994年,河北省曲阳县一个唐末、五代时期的墓被挖出,墓主人是义武军节度使王处直。但这个墓之前被盗过,两件镶嵌在甬道墙壁上的彩绘浮雕武士石像不见了。2000年,其中一件武士石像出现在纽约拍卖会上。根据1970年公约,在美国政府的干预下,它被无条件地送回中国。有意思的是,得知这一消息后,持有另一块武士石像的美国收藏家安思远,主动将另一块石像无偿送还中国政府。

2000年,安思远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五代王处直墓汉白玉彩绘浮雕武士。
2000年,安思远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五代王处直墓汉白玉彩绘浮雕武士。


(来源:腾讯文化)

    上一篇“西方绘画的回归”德国新表现主义 吕佩尔茨个展 广州站

    下一篇“四季——黎楚池画展”

我要评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