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其他

盘点历史上那些被美貌耽搁的书画家

发布时间:2017-09-05   浏览: 83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着这样的一群人物,她们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温馨的家庭生活,一生命运坎坷。但她们都天生丽质,才华横溢,能歌善舞,技压群芳,脱颖而出。她们被世人打上了耻辱的标签,纵然有着千般才华,也难逃命运的作弄。可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了她们在书画艺术上的光芒,她们不仅仅是为数不多的女画家中的佼佼者,更是以“妓女”的出身挤入中国书画史的传奇!

卞玉京

卞玉京名赛,又名赛赛,因后来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她出身于秦淮官宦之家, 卞玉京姐妹二人,因父早亡,二人沦落为歌妓,卞赛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


卞玉京《兰石图》

  她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喜画风枝袅娜,尤善画兰。



  卞玉京《暗香疏影》

  卞玉京原本钟情才子吴梅村,意欲嫁他,后来,吴梅村降清出仕,卞玉京薄其为人,从此不再与他相见。再后来卞玉京出家当了道士,持课诵戒律甚严。

  马湘兰





  马湘兰《潇湘清逸图》

  马湘兰,名守真,字湘兰,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

  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马湘兰《花篮仕女图》

  马氏生长于南京,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但她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她的居处为秦淮胜处,慕名求访者甚多,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谊甚笃,她给王稚登的书信收藏在《历代名媛书简》中。




 马湘兰(款)《英雄独立图》

  在王稚登70大寿时,马氏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置酒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最后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年57岁。




  马湘兰《兰竹册》局部

  马湘兰《花鸟图》

  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却像一朵幽兰,暗自饮泣,暗自吐芳。

  寇白门




  绝色吴女名门后,生不逢时沦青楼。

  侠骨柔肠志高洁,一生飘零终无悔。

  寇白门名湄,字白门,是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艳之一。




  《寇湄像》是中国清代画家樊圻和吴宏共同创作的一幅国画作品,现藏于南京博物院。

  《板桥杂记》曰:白门娟娟静美;跌寇白门宕风流,能度曲,善画兰,相知拈韵,能吟诗,然滑易不能竟学。

  正由于白门为人单纯不圆滑,而决定了她在婚恋上的悲剧。寇氏归金陵后,人称之女侠,她“筑园亭,结宾客,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幕,嗟红豆之飘零”。后又从扬州某孝廉,不得意复还金陵,最后流落乐籍病死。

  陈圆圆

  陈圆圆肖像

  如花似玉姑苏女,昆曲书画压群芳。

  乱世桃花命多舛,颠沛流离遁空门。

  陈圆圆(1623―1695),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明末清初江苏武进(今常州)人。

  崇祯末年被田畹锁掳,后被转送吴三桂为妾。相传李自成攻破北京后,手下刘宗敏掳走陈圆圆,吴三桂遂引清军入关。




  清焦秉贞陈圆圆小像立轴设色纸本

  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康熙帝出兵云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吴三桂死后,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除了著名的秦淮八艳外,中国历史上也有不少其他的才华横溢的名妓,也出了不少的人才,甚至古代妓女身份“低微”,可在书法艺术方面她们也同样不比男人差。

(本消息来自网易艺术)


    当前篇盘点历史上那些被美貌耽搁的书画家

    下一篇栩栩如生、以假乱真的写实玉雕,巧夺天工过目难忘

我要评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